九寨沟住宿网
24小时咨询热线:13990442944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沟内住宿
九寨沟住宿网

九寨沟黄龙三日游

来源:九寨沟住宿网 编辑:2016-3-24 12:52:53
      我们坐上旅游车,导游开始自我介绍,我姓帅,年轻的叫我帅哥,比我大的就叫我帅弟好啦。希望我们这次旅游愉快。一日三餐您离不开盐,出门旅游您离不开钱,钱是王八蛋,花了再去赚。人这一生,只有三样东西是自己的,一是你自己的身体,二是你掌握的技术和知识,三就是你自己花过的钱,只有这三样东西你有所有权,其它的你只有使用权。有的人,人在天堂,钱在银行,悲哀呀,国外有一名人说过,一个人背着巨额财富死去,那是愚昧无知可耻的。外国人提倡提前消费,那是最明智的,人这一生眼睛一闭一睁,那时一天,一闭不睁,那是一生。我们汶川,很多人有大钱,大地震一来,其吃卡叉,息里哗啦,人去天堂拉,钱都白瞎啦。人生苦短,别对不起自己,别和自己过不去,游客们,前边就是五一二汶川大地震地址到啦,请看右手边。
        旅游车经过两 小时到达汶川县,按导游指示方向看去,但见乱石残垣,一片悲惨,灾区大部分都重建了,一幢幢小楼整齐的排列着,灾民们为感谢政府,家家户户挂国旗。只留下一小部分遗址,供后人参观,仿佛 向参观者诉说着当时的不幸。我们没有了出发时的好心情,全车人都默然无语,也都在品味导游那些话,觉得 很有哲理,人类在伟大的同时又是那么渺小,有的时候连自己的肚子都填不饱,在自然灾害面前,又是那么脆弱,一个小面积的地震,十来万生灵说没就没了, 他们,人去了天堂,钱留在银行.人们叹息着,车子向前开去. 一路上我们向山上仰望,但见危石高悬,脚下碎石遍地,前面的路一会断了,车子绕向路的右边,前边的桥又断了,车子又绕向峡谷的左边.一会儿车子到了九道拐,拐了九道弯,才艰难的翻上山去,在这震后的乱石谷里,我们走了两个小时,车子进入茂县界,车子还在山谷里颠簸两小时,最后还是进入松潘县,这时车子以驶出山谷,在山梁上盘悬,路的两边有牦牛在吃草,远远的我们看见了珉山雪峰,全车的人欢呼起来,既美丽又壮观.神奇壮丽的丹霞地貌,当年我们的红军战士,翻过四千八百八十五米高的雪峰,成年人一个拉着一个的后祲,红小鬼们拉着马尾巴,嘻嘻哈哈地就过了大雪山.也有长眠在雪山顶上的红军战士.我们踏着雪在雪宝顶留了很多影,可惜丢失了.我们在下午两点,终于来到黄龙.据说是王母娘娘沐浴的地方.人间瑶池.
        我们团对共二十多人,做揽车后,又步行半小时,终于来到山顶,一个天然水池放着蓝悠悠的光,遥望远方,白色的雪山和碧绿的山峰相互对映,鸟在水中飞,鱼在云中游,风景秀丽,天气特冷,我以经要发抖啦,只得往山下跑,又经过几个水池,没有水,据说是五彩池,啥也没看到真可惜.我们又回到车上,在晚十点,到达九寨沟口,吃晚餐,休息时以经是午夜十二点.大家都很兴奋,向往以久的九寨沟,就在眼前了.
        我们早六点起床,外边以是人声鼎沸,很多团队早以起床,草草洗漱后又上车,先是做车观光,藏族居住区,芦苇海,下车后留恋在奇特的山水之中,人在画中游,鸟在水中飞,四周山谷里,全是参天大树,一丝风都没有,静极了,湖水就像镜子,远处的雪山,既庄严又壮丽,我们兴致勃勃地走了一个海子又一个海子,五花海,神奇的诺日朗瀑布,白水如棉,不用弓弹花自散,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珍珠滩瀑布.山色美,山的倒影在水中更美.
        此是正是五月中旬,九寨沟处在川西北,海拔三千米以上,春天迟迟到来,各种落叶乔木刚刚吐出嫩芽,一片片翠绿衬托在深绿之中,近绿轻如纱,远绿凝如烟,海子里的水绿如蓝,各种绿色交织混和在一起,形成一种生机勃勃的美,一种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自然美.面对如此美妙风光,秀丽的山水,有些游客微微醉了.
        在不知不觉中,导游规定的时间到了,我们恋恋不舍地返回到沟口,做上车回到九凤宾馆,简单的收拾一下,参加了走进藏家,遘火晚会活动.我们排队走进藏家,藏族的小姑娘小伙子热情极了,给我们献了哈达,并拍了照,扎西德乐,扎西德乐,的问侯我们,我们则用事先导游教给的,扎西德乐朔,扎西德乐朔,来回敬他们,人家的意思是吉祥如意,
我们的意思是,你也吉祥如意.我们嘻嘻哈哈的依次落坐,很快就是一家人了.各种酒菜端上来,青稞酒管够喝.以藏族方式敬过酒后,我们就对饮起来,太累了,喝点酒解解乏,酒过三旬,菜过五味,表演节目,我即兴为大家清唱一首,歌词大意是这样的,"我把洁白的哈达献给你,你却把它抛到江水里吆,慢慢地,慢慢地顺水飘去,啊,姑娘,美丽的姑娘,你可知道男人的心,男人的心哪."引来阵阵掌声.热气腾腾的烤全羊端上来了,还有牤牛蛋,就是土豆,藏族小姑娘一曲青藏高原把晚会热情引向高峰.
        在四川省竟内居住的藏族,大部分居住在阿坝洲和甘孜洲,五十多万人,国家给他们的政策太好了,大部分人以富起来,也有少数人闹事的,但是闹不起来.他们内部也分几个教派,还有一妻多夫制的,就是哥几个娶一个老婆,一到晚上 ,挂牌制.这是导游说的,无证可考.
        院子里的遘火以点燃,我们围着遘火手牵手的跳起来,美的旋律,自由自在的舞姿,我们的院子是临街的,引来很多人驻足观看,跳了很长时间,遘火熄灭了,我们排着队撤出来,扎西德乐,扎西德乐朔,藏族的小姑娘小伙子们热情地把我们送出老远.
        下一个节目是观看羌族歌舞表演,来时路上路过一个大湖,导游说三零年大地震
前,这里是羌族人居住的一座城,当时有两万多人口,一夜之间,这里变成一个大湖,人和城都没有了,五一二汶川大地震,死的八万人口之中,又有一半人口是羌族,这个把羊看作是儿子的兄弟民族真是多灾多难.晚会上节目都很精彩,羌笛把一首<怨杨柳>吹得幽幽咽咽的.最后结束休息.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早起返程,一路上回味九寨沟神韵,确实名不虚传,导游帅哥又给我们洗脑,他指着路徬的牦牛说,牦牛混身都是宝,它是生活在海拔三千五百米以上的动物,人类找不到的冬虫夏草,它能找到吃到,特有灵性,喝的是矿泉水,吃的大部分是中草药.所以排出来的尿都是太太口服液,拉出的屎是六味帝皇丸.大家忍不住笑起来,真是狗带嚼子,胡勒!到了松潘县,大型购物店,三位辽宁游客,一下子买了一万五千元钱的藏药,把导游乐得抬起的腿都不知落哪了.课没白上.晚上八点了,我们又回到成都.